当前位置:主页 > 奢侈品回收 >

循环利用科技点废成金

发布:2019-12-15 22:01   阅读:

资源循环一般是指人类为解决现实或潜在的资源问题,协调人类与环境的关系,保护人类的生存环境、保障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而采取的各种行动的总称。其方法和手段有工程技术的、行政管理的,也有经济的、宣传教育的等。

根据环境保护署的资料,美国13%的固体垃圾(即通过垃圾收集系统处理的垃圾)为循环处理。相比之下,14%的固体垃圾为焚烧处理、73%为填埋处理。循环提供了一种既能减少垃圾填埋又能节约自然资源的方法,因此很具有吸引力。80年代后期,随着环保意识的增强,公众开始认为循环是保护环境的关键。EPA计划于1992年前将循环处理的固体垃圾量由13%提高到25%。聚苯乙烯等塑料制品传统上并未大规模的循环利用,因此为了达到EPA的要求并改善在公众中的形象,许多生产商大肆宣传他们对纸张的循环利用。

然而,循环利用并不总是有经济效率的,甚至并不总是有益于环境的。流行的对循环的强调源于两个错误概念:填埋和焚烧是“坏”的,填埋空间日趋缺乏。亚利桑那大学的考古学家William Rathje,致力于研究垃圾,他说填埋可以安全的选址和设计(landfills can be safely sited and designed),而且美国除了东北部的一些地区以外还有充足的空间。工程师们知道垃圾填埋场要避开河流、湿地等有水的地方,并且设计了监控系统保证任何泄露在造成危害之前被发现。至于填埋空间的问题,纽约州于80年代末期委托了一项潜在填埋地的研究。研究表明有200平方英里的土地可用于填埋,虽然占整个州的面积很小,但是仍足够建好几个填埋场。

社区对填埋场的抵制(即“不在我的后院里”)近几年也有所减弱,因为填埋场意识到付钱给社区可以促进他们接受填埋场。例如,《垃圾时代》杂志报道弗吉尼亚州的查理县将每年从填埋场处得到超过一百万美元;威斯康辛州首府麦迪逊的一家公司将在12年的时间里支付6百万美元以取得建造填埋场的权利。这些费用包括重建道路、经营附近的停车场以及距填埋场特定距离内住户的财产保证金。

回收哥高效且遵循循环经济学的发展理念,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每种材料的经济特性决定了它的循环利用程度。例如大约55%的铝罐都被循环利了。这个比例相比之下很高,反映出回收铝一般比生产新的铝便宜。回收铝所需的能量不到从铝土矿中生产铝所需能量的10%。循环回收率随着铝罐进军饮料市场而提高。1964年仅有2%的饮料罐为铝制,1974年已经是40%,到了1990年已经约有95%。公众对垃圾的担忧推动了计划中和现行的要求饮料容器保证金的法律,因此1968年Reynolds金属公司率先建立了铝罐回收中心。但是七十年代飞速上涨的能源价格和对切断能源供给的担心才真正使循环回收有吸引力。纸张和纸板—固体垃圾的最主要成分—也被广泛的循环利用。由于纸板的原材料可以是很多种使用过的纸,将不同种纸分离的成本较低,瓦楞纸箱的应用广泛(比如杂货店),收集可以很有效率,因此1988年有45%的瓦楞纸箱被循环利用。

科技点废成金科技点废成金

与之相反,高昂的收集和分离费用限制了塑料的循环利用。人们不愿意清洁并分类用过的塑料制品。事实上,塑料循环基金的一项研究表明,志愿的交付和回购中心不能收集到足够的塑料制品使得全国范围内的循环在经济上自给自足。此外,不同的塑料树脂不能混合再加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塑料包装行业用不同的标记代表不同的树脂,使得费用在未来能有所降低。)尽管有这些限制,现在已经有20%的塑料软饮料瓶被循环利用。讽刺的是,循环利用并没有消除对环境的担心。以报纸为例。首先必须清除掉与化学物品混在一起形成的油泥,这些油泥即使是无害的也必须处理掉,或许是填埋;其次,回收更多报纸不会保护树木,因为有的树是特地为造纸而培育的。一项(A study prepared for the environmental think tank Resources for the Future)研究测算如果纸张的循环利用率达到了40%(现在是30%),原生纸的需求将减少7%,经济学家A. Clark Wiseman 说“一些原本种树的土地将会改作其他用途。”尽管这种冲击不会很显著,却与大部分人的期望背道而驰。最后一点,路边回收计划需要更多的卡车、消耗更多能源、制造更多污染。

限制循环利用一个主要因素是当地的垃圾销毁价格很少反映其真实成本。大多数垃圾收集系统都被政府控制或拥有,垃圾收集的费用被平摊,有时成为地方税收的一部分。垃圾收集者不加分别地收集人们丢弃在路边的垃圾,市民也不因丢弃垃圾的多少而受到相应的奖惩。因此,人们没有减少产生垃圾的激励。与此相反,私人拥有的垃圾收集系统不受地方价格管制的限制,他们会为垃圾处理精确定价,以保持盈利。这种精确定价—即对产生垃圾多的人收取高价—会鼓励人们少制造垃圾。不幸的是,循环经济并没有采取私有制的形式,也并未摆脱政府的控制。与此相反的是,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批准了路边垃圾分类。少数几个城市,比如西雅图,实验了按照垃圾桶数量收费的方法,这使得70%的居民减少了他们的垃圾。这种“按桶收费”提供了一种通过循环或者其他方法减少垃圾的激励。而且这种方法意味着那些没有减少垃圾的人将为他们给垃圾收集系统造成的负担支付全价循环利用不是环境问题的万灵药,它仅仅是处理垃圾的几种方法之一。有利可图的时候,它得到了广泛应用;无利可图的时候,政府不顾经济规律强制推行,比如并非人们自愿进行的路边回收。为垃圾处理精确定价才是鼓励循环之道。